当前位置首页 >> 不茶不饭 >> 正文

闯地狱?根本停不下来! 陈盆滨:我是练出来的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12-6

闯地狱?根本停不下来! 陈盆滨:我是练出来的

据粗略统计,在全球七大洲完成马拉松比赛的运动员,不到100人,而每次都跑完100公里以上的选手,只有一个——— 这个人就是陈盆滨。他像阿甘一样不停地奔跑着,将所有人都甩在了身后,还冲在了奖牌的前头。和那个经典银幕形象的经历相同,在成为一名跑者之前,陈盆滨是一名渔民,小学毕业后,在船上度过了9年的光阴。之后是边打工边跑步,从一名业余爱好者,变成了一个传奇。

专题采写:南都记者 徐显强(发自北京)

36岁的陈盆滨从南极带回了四样东西,其中有一个冠军奖盘、一枚完赛奖牌、一枚七大洲马拉松奖牌。它们被随意地摆放在桌子上,任人从各个角度拍照。有朋友称赞这枚七大洲银质奖牌意义非凡,陈盆滨瞥了一眼,脸上露出了不甘的神情,“他们低估了我,我跑的是极限马拉松,不是普通的马拉松。”

据初略统计,在全球七大洲完成马拉松比赛的运动员,不到100人,而每次都跑完100公里以上的选手,只有一个。

这个人就是陈盆滨,他像阿甘一样不停地跑着,将所有人都甩在了身后。和那个经典银幕形象的经历相同,在成为一名跑者之前,陈盆滨也是一位渔民,小学毕业后,在船上度过了9年的光阴。之后是边打工边跑步,从一名业余爱好者,变成了一个传奇。

第四样纪念品,藏在陈盆滨的外套里面,这是在乘飞机前往南极之前,在智利花了600元买的一根银链子,上面挂有一个小地球的吊坠。“以前捕鱼的时候,我只是一只井底之蛙,现在我跑遍了整个地球。我喜欢这个吊坠,也喜欢自己的人生经历。”陈盆滨说。

A  南极险阻

10万元参赛费,零下30℃的极寒,11级大风,仅6人参赛,跑100公里……他把贴身衣服脱下来时,全部都是冰。

早在4年前,陈盆滨就萌发了前往南极的念头。为了这次挑战,他做了精心准备:让人往自己身上倒冰水,在一个私人冰柜里锻炼抗寒能力。今年夏天,他一头扎进了黑龙江的雪乡,之后又踏上了海拔3700米高的四川稻城。

但事后发现,这些模拟环境的备战,只是白费力气。“南极气候多变,经常让你措手不及。”他说。

本次南极马拉松只发60张门票。陈盆滨交了10万元的参赛费,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选手在智利集结。原计划11月17日上午8点半出发,临起飞前半个小时,组委会却突然通知,因为天气恶劣,出发时间推迟。一天之后,队伍才得以成行。

开赛时间也一再延后,直到11月20日,100公里的极限马拉松比赛才正式鸣枪。

这场赛事全程在南纬80°以内的南极圈内进行,常年平均温度在-20℃至-30℃之间,海拔900多米,出现风暴的可能性极高。赛事主办方发出警告:不要让皮肤长时间裸露在室外,否则有冻伤甚至截肢的危险。在这片内陆,企鹅都难以进入。

一同前往南极的大多数是参加普通马拉松的运动员,参加极限跑的人数不断减少,临发枪时又有一名选手退出,最终只剩下6人参加。这是六名真的勇士,他们置身于零下30℃的极寒,还要顶着11级的大风。通过比赛视频可以看见,刚刚出发的陈盆滨就被吹得东倒西歪。“不起风的话,你的手放在外边半个小时,一点事都没有。一旦起风,你手放出来,一分钟就让你疼得要命。组织方说,这是历年来天气最糟糕的一次。”这给陈盆滨的赛前计划带来了极大挑战,“我肯定能够完赛,但之前我还想着破纪录、拿名次呢,起跑之后就会发现,实在是太难了。”

出乎运动员们的意料,南极的雪地很软,事先准备的钉鞋根本抓不住地,“本来我们跑步是有巧劲的,叫做后推跑,但在这里完全用不到,只能用蛮劲,硬跑。”

狂风卷起的浮雪不仅让运动员很难发力,同时也掩盖了路标,“我问组委会能不能把路标压一下,但他们说不可以。”此前,南极极限马拉松的纪录是11小时,在大风与寒冷的双层攻击下,破纪录的梦想仅仅延续到了第三圈就宣告夭折了。“冷,身上感到疼痛。”第9圈达到了身体的极限,“当时感到特别冷,头晕,进了帐篷后,就不想出去了。”

跑着跑着,汗流出来,立刻就结成了冰。他穿了三层衣服,防风衣、速干衣、紧身衣,把紧身衣脱下来时,全部都是冰。每一圈是10公里,每位选手要跑10圈,跑到后程,陈盆滨每跑一圈,就要换一次衣服。即便如此,还是无法避免受伤。几天之后回到国内,他撸起袖子,左手腕已经被冻得发黑。

环境恶劣,陈盆滨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,13小时57分46秒,他没能改写纪录,但还是获得了冠军。让他欣慰的是,名列第2的意大利选手在2小时零6分之后才完赛。

“又能完赛又能拿冠军,还是很开心的。”陈盆滨说。历时4年5个月,他终于完成了七大洲极限马拉松的大满贯,实现这一壮举的,目前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。

回程的飞机上,陈盆滨美美地睡了一觉,之后只有一个感觉:饿。“刚吃完一顿没多久,就又觉得饿了。”他说。饥饿的状态大约持续了一周,才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。

B 极限之旅

从环勃朗峰的105公里开始,254公里、250公里、241公里、100公里、100公里、246公里、100公里……很多人好奇,他为什么蕴藏着如此多的能量?

在南极拿的这个冠军是陈盆滨参加极限跑的第一项国际冠军。

他发现自己身上具有无穷的能量,也是从夺冠开始的。2000年,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鸡山乡举行一场俯卧撑比赛,参加的多是公安、武警,陈盆滨也去了,并且一口气做了438个俯卧撑,最后有人推了一把他才停下来,站起来一看,人都没了。这次比赛,他挣到了600元的奖金。

从2001年开始,陈盆滨参加了各种电视吉尼斯挑战,扛75公斤沙包走220个台阶、水上轮胎竞跑赛……2001年5月,他参加中国电视吉尼斯扛太空水距离持久赛,每人扛着5加仑(20公斤)的桶装水,不能换手不能换肩,谁走得最远谁就是冠军,陈盆滨用了14小时21分,走了75.12公里,比亚军选手多出240米。“走到后面,就像大山压下来一样,特别疼,这种痛苦我现在都能感觉得到,受了内伤。”陈盆滨说,“但是我赛前就放出大话来了,一定要拿到这个冠军,所以说,一定要等到别人放下我才放下。实际上我的身体已经超出极限了,是意志力在帮助我克服一切困难,自从这个比赛以后,我感到特别自信。”

在尝试十几个运动项目后,他发现自己最喜欢的还是奔跑。“跑步时不会有烦恼,身体里一切器官都变得活力十足,那些没完没了的耐力好像在脚上装了台小马达,推着我不断往前。”陈盆滨这样描述那种感觉。

第一次尝试参加马拉松比赛,陈盆滨懵里懵懂,穿着皮鞋就上了赛道。结果,他的成绩是3小时09分,达到了二级运动员的成绩。这让他看到了自己的跑步天赋。

那是他参加极限跑的起点。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内,陈盆滨接连不断地参加各种山地户外挑战赛、铁人赛、耐力赛、全程马拉松、登山赛、定向越野赛。在越来越多的比赛中,陈盆滨的超强耐力一次次得到展现。仅在2009年,他就在各种户外耐力赛上拿到了26个冠军。国内的比赛基本上都参加过了,陈盆滨下了决心:去国外挑战。

2009年,他报名参加了环勃朗峰耐力赛的105公里比赛,“需要选手在山峰呈坡浪形的来回奔跑,落差很大,有的地方是悬崖,根本跑不起来。”那次比赛有700多人参赛,最终只有440人抵达终点,陈盆滨身上带伤,拿到了第27名。

之后是巴西亚马孙254公里丛林马拉松、新疆戈壁长征250公里极限马拉松、摩洛哥撒哈拉沙漠241公里地狱马拉松、美国西部100公里极限马拉松、澳大利亚昆士兰100公里极限马拉松、希腊斯巴达246公里极限马拉松,直到两周前的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,4年半之内,横扫七大洲各大极限赛事。他曾在28天之内完成三项赛事,跑了600多公里。

按照极限跑圈内的惯例,跑热带的是一拨人,跑寒带的是另一拨人,像陈盆滨这样冷热通吃的,还真不多见。他没有赞助商,不懂英语,把自己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然后向着终点不停奔跑。他苦笑着:“每次国外比赛,我差不多都是唯一独自参赛的运动员。”

在希腊,他出现水肿,小脚趾指甲生生脱落,最后借了新加坡跑友一双大一号的鞋跑到终点;在亚马孙,他遇到了当地居民的攻击,跑着跑着,一摸脖子,全都是蚂蚁。

2011年4月的撒哈拉沙漠,陈盆滨看到了自己的极限。起伏的沙丘、黑色沙漠、忽软忽硬的路面、沙尘暴、炎热、干燥,7天6个赛段的比赛中,才行进到第二天,他就开始出现虚脱。

“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鞋子里一进沙子,就跟不住了。”紧要关头,又遇上膝关节受伤,陈盆滨让主办方给他打了封闭针,吃了止痛药,靠着顽强的毅力,最后一个赛段靠走,走到了终点。

很多人好奇,在这个身高1.72米的汉子身上,为什么蕴藏着如此多的能量?陈盆滨笑了笑,只一句带过,“后天的努力很重要,我是练出来的。”这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。

C 跑出人生

他从一个世代靠捕鱼为生的小岛上跑出来,跑出了名气,也买上了房子,“我希望完成一个壮举———在极限赛事中比到五六十岁。”如果不能坚持那么久呢?“现在即使让我回去继续打鱼,我也没有问题呢。”

陈盆滨有着“耐力狂人”、“极限达人”、“中国耐力王”、“中国铁人”等诸多称号,但在最开始的时候,他只是海岛上的一个渔民。

他出生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海边一个名叫鸡山乡北山村的小岛上,每天只有涨潮,才会有一班渡船将村民送到对岸的坎门镇,还要再坐一个小时的小船,换乘一个小时的拖拉机,才能抵达县城。

岛上的老百姓世代靠捕鱼为生,“不管你念书念到几年级,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,做一个渔民。”陈盆滨小学毕业,就顺从了宿命,13岁那一年,他跟随兄长出海打鱼。“一天来四次潮水,拉网、收鱼、再撒网,干完一个,只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睡觉,人还迷糊着,然后就又被叫起来干活。一次出海要7到12天,有时候连续好几个晚上没法睡觉。”出海捕鱼危机四伏,有好几次,陈盆滨差点命丧大海。一次淡水缸漏水,他与其他渔民靠吃鱼,在海上度过了3天3夜。还有一次马达突然熄火,小船停在了大海中央,陈盆滨与激流搏斗了几个小时,才救回了不会游泳的哥哥与自己的性命。

熬夜打鱼的日子过了9年,陈盆滨觉得亏本,他不顾父亲的反对,坚持卖了船,进了当地的阀门厂当工人。那个时候,跑步还只是他的业余爱好,他每天都以这种方式上班下班。“我住的地方离工厂大概10公里,每天早上我要绕一下,跑十几公里去上班,晚上一般加班到10点钟,再跑回来。”多数时间,陈盆滨都是光着膀子跑,那些日子,他是马路上唯一跑步的人,在旁人眼里,他不过是一个疯子。为了寻求赞助,他打了100多个电话。“满大街去找,没有一家企业愿意帮助我。”

但跑着跑着,终于跑出了一条路。

2006年,做电器生意的苏泊尔公司老板听说这些“怪人怪事”后,觉得陈盆滨忠厚老实,便将其招至麾下。陈盆滨在那里干过许多工种,先在车间,后做包装工,再后来是保安、园艺工。“不管干什么体力活,我从来不偷懒。”他说。

公司包吃包住,还支持陈盆滨跑步,给他报销参加比赛的往返机票、住宿、报名费,而挣到的奖金则全归陈盆滨自己。尽管老板没有在公司里公开宣布,但大家都心照不宣,知道他是个老板支持的运动员。现在跑出了名气,陈盆滨的工作关系还在苏泊尔,公司还给他交保险,交公积金。

陈盆滨很感动,不过,他也有自己的信念,“我不需要太多的钱,觉得能养活自己就够了,想去参加比赛时可以去,那种约束我的地方,再拿多少钱给我,我也不愿意。”每次出现在公开场合,陈盆滨的运动服上定会有两个商标:右边是经纪公司盛力世家为他找的赞助商,左边就是苏泊尔。

“这是我自己贴上去的,公司从来没要求我做出回报,但我知道,它是我的恩人。”陈盆滨说。他总是在感谢,每一次接受记者的采访,事后必定主动给对方发条短信,“今天辛苦你了,谢谢!”

成名之后,陈盆滨又回到了家乡,他花了近百万元在坎门镇上买了房子,全家人住在一起,每次参加比赛之前,他都在那里训练。赛前备战期间,是家里伙食最好的时候,每一餐母亲都要添两个菜。“有七八个菜,他们都一个劲地往我碗里夹,希望我能取得好成绩。”说起这些,陈盆滨的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跑了十几年,他感慨最多的,是这个项目渐渐由冷到热。当年他光着膀子上路的时候,全国范围内只有四五场马拉松比赛,现在,路跑遍地开花,光是有组织的马拉松赛事,就有五十多场。有朋友建议陈盆滨开一家跑步俱乐部,以他如今的成绩和名气,定能招徕不少客源,他却摆了摆手,拒绝将自己的爱好与金钱挂钩。“我喜欢教大家跑步,也希望能够带动更多人参与到跑步中来,但我不会靠它来挣钱。我参加的每一场极限马拉松比赛都是没有任何奖金的。现在我在老家有了房子,生活不再是问题,跑步是我的人生梦想。”

已经实现了一个又一个梦想的陈盆滨,打算未来挑战一些“不一样”的比赛,比如,参加北极的普通马拉松,但问题来了———如何对付那里虎视眈眈的北极熊?目前已经有了清晰的计划,是参与明年田径世锦赛的宣传,从2015年4月15日到7月22日,他会从海南跑到北京,每天完成一个马拉松。

“全球有那么多个国家,有很多不同的赛事,我还有很多目标没实现。”陈盆滨说,“我希望完成一个壮举———在极限赛事中比到五六十岁。”如果不能坚持那么久呢?“现在即使让我回去继续打鱼,我也没有问题呢。”他总是在笑。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比较好天津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?哈尔滨最好的癫痫医院

友情提示:
此文是互联网转载内容,本站只进行转载发布,内容仅供参考,具体治疗及选购请咨询医生或相关专业人士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